暴力封锁治不了“网瘾”

更新时间:2021-06-15 08:29:50 作者:杜晓光 阅读:821

近日,江苏淮安一个网瘾戒治中心的14名少年,对值班教官发动“袭击”,将其五花大绑后逃往盱眙。因付不起打车费,他们被的哥举报,后被民警带走。这次“失败大逃亡”的结局是:虽然没有一个人同意,但他们还是不得不回到网瘾戒治中心。

逃离,因为再也不堪忍受。这次被逼的抗争背后,是这些花季少年们难以扛过去的灰色戒瘾生活:饭菜粗粝,教官凶狠,课程单调,生活枯燥。相比那些接受打针吃药、电疗电击等“治疗”手段的网瘾少年,他们似乎是“幸运”的。然而,从人性、人道、人本的视角看,不管有没有挨打,网瘾少年们都在经受一种“治疗暴力”的煎熬。

这种暴力,不仅有折磨肉身的硬暴力,也有摧残精神的软暴力。从媒体的多次报道中,我们看到,一些所谓的网瘾治疗机构不啻人间地狱。在这里,孩子们形同犯人,有如奴隶,得不到起码的尊重,更谈不上任何关爱。活动上与世隔绝,生活上缺乏保障,学习上机械枯燥,教育上简单粗暴。为了达到所谓疗效,有人不惜调动从拳头棍棒到现代科技、医药等一切“管用”手段,用身心极度痛苦的方式,迫使孩子们“承认错误、痛改前非”。

伤害身体,禁锢心灵,压抑性灵,而这一切竟是以为了孩子的名义公然进行的,面对这样的毁人之所,人们更多的是忧思。

治疗暴力的淫威之下,直接导致一些宝贵生命的过早凋谢,而其对社会的伤害更为深重久远。这段充满暴力的人生经历,会对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,他们或因高压而人格扭曲,或因恐惧而失去正常的生存竞争能力,或蒙混过关逃离戒瘾机构,却更深地沉迷于不良网游,或以暴易暴地报复父母和社会。

当暴力拆迁引起多起自焚事件时,有网友评论道:因为有暴利,所以有暴力。这句话,也适用于现在网瘾治疗中存在的问题。且看淮安这家戒治中心,家长与学校一般签订为期半年的协议书,一次性缴费18000元。相比孩子们受到的廉价且残酷的治疗,这种费用可算是天价了。可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?

此前,据央视披露,短短几年间,我国“网瘾”青少年已从当初的400万增加到1300多万,戒除网瘾悄然成为一门拥有300多家机构,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。在逐利本能下,一些人将网瘾治疗当做敛财工具,资质不够就搞假的,不会治疗就来硬的,追求疗效就玩狠的,当然,收费价格也只定贵的。在这座家长们想送进去、孩子们想逃出来的暴力围城里,有一杆大旗高高飘扬,上书一个红艳艳的利字。

暴力不是网瘾的对症药,而利益却是治疗机构的迷魂药。卫生部已经明确指出“网瘾”不成立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机构以此谋利,以此误人子弟?这个问题必须有人回答。

本报特约评论员 詹 勇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